诚创科技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繁体                            免费咨询热线:4006-770-660

不管黑猫白猫,能监管上网就是e猫

      产品介绍       新闻简讯       产品购买       技术服务       反馈沟通       关于我们

新闻聚焦
销售案例
经验交流
网管软件
传输监控
屏蔽软件
产品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简讯 >

西安的哥委屈奖 裸照威胁女生去世 在印度旅行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9-12-26 22:33:20 来源:互联网

作为一个外派印度两年的金融民工,不说什么了,直接上图吧!加尔各答的地铁唐人街的古风加尔各答花市开挂的劳动人民街头板球比赛奔向你懂得主义满

作为一个外派印度两年的金融民工,不说什么了,直接上图吧!加尔各答的地铁唐人街的古风加尔各答花市开挂的劳动人民街头板球比赛奔向你懂得主义满街的大神大神的精华人在囧途恒河边的年轻人还有涂鸦晒莎丽恒河晨浴还是洗澡佛祖初转法轮之地满眼的佛经坐个火车买个气球最美的泰姬陵倒影依旧美丽不怕人的小动物美丽的清真寺这只是个免费公园时光倒流的错觉—————————再更新一批,加尔各答衰败的唐人街加城华人的故事:来到加尔各答的旅行者,要么就是以此为基地,向菩提迦耶和瓦拉纳西出发,要么就是在此处逗留,周旋于特蕾莎修女和维多利亚女王的记忆中。即便是很多中国人,心中念想的也是拍照发个朋友圈作为到此一游的例证。然而,我到了加尔各答第一站就是去寻找传说中的唐人街。海外华人在下南洋讨生活的早期,总有一段筚路蓝缕的艰辛岁月。许多时候,安土重迁的中国人只是习惯于客居他乡。在赚够钱之后,就回家盖房置地,安安分分地做回农民。可是,随着时代的动荡,特别是从晚清开始中国的积弱,越来越多中国人开始移居海外:最初是独身一人,随后带着妻子和孩子,后来开起了工厂,就回乡拉上亲戚,最后是同一片地区的年轻人都跟着来到海外。因此,海外华人一重宗族,稍有积蓄就开始建立宗庙祠堂同乡会;二重商利,同乡人对一两个小行业行程垄断,所有劳动力基本都从国内补充;三重聚居,由于华人经济来源封闭,因此不与当地社群接触,不太关心政治,形成高度自治的唐人街。这是海外华人的共性,印度华人也不例外,最早来到印度的是福建人,他跟随英国贸易的脚步,来到当时英属印度的首都,就此从事茶叶贸易。随后,大量广东人和湖北人来到加尔各答,广东人主要是梅县的客家人,主营皮具制造生意;湖北人主要是天门人,他们很多是当年东印度公司偷到印度来的茶农,在培训印度人之后,他们就从大吉岭和阿萨姆来到加尔各答,从事洗衣和镶牙。这些生意都是印度种姓制度下贱民才从事的工种,因此中国人带着智力上的优势很快横扫印度人。经济上的优势建立之后,同乡的人们源源不断来到印度。至今,加尔各答的老中国城内还能看到南(海)顺(德)会馆、四邑(会宁、开平附近)会馆、湖北同乡会和天后宫。只是现在的唐人街已经不再是印度华人的聚居区,大量贫穷的穆斯林占据了街道。以至于这里的孙逸仙路丝毫没有国内中山路那样的气派,而是散布着大量的贫民窟。当年哺育无数华人的建国小学,也成了穆斯林子弟学校。里面的书桌还保留着鲁迅在三味书屋里描述的私塾的模样,课堂背后两个窗子之间供奉着至圣先师的排位。当前的黑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英文和印地语,黑板上方这是绿色的清真寺图案和龙飞凤舞的阿拉伯文。这就是属于加尔各答华人的另一个故事。1962年的战争,现在看来更像是两个自封为第三世界领袖的伟人的个人恩怨,但是却打掉了一个南亚霸主的遮羞布,也打出了一个更加孤立的中国。同时,加城的华人们在经过13年前的抉择之后,再次被动地团结起来。1949年的大江大河之后,许多广东和湖北人在中印兄弟的旗帜之下继续移居加尔各答。彼时的加城相比国内仍然是一片热土,虽然蒙巴顿方案之后,加尔各答失去了孟加拉腹地,港口基本瘫痪,大量涌入的难民建造了成片贫民窟。但是,唐人街依旧热闹,南京酒家是孟加拉贵族的聚餐首选,孙逸仙路两侧各有大门,入夜即关闭。边上的鲁迅路上福建人开的金铺林立,客家人经营的鞋铺占领了本尼迪克街,还有许多贵族们付费让湖北人去私宅里镶牙,华人们将积蓄源源不断地通过上海人的钱庄汇回国内。当时的塔壩也由一片沼泽变成了印度乃至世界皮革业的中心产区。加城的华人组织各种商会、发型中文报纸,并且兴办华文学校。当时,国民党的远征军、服务华侨的大学生和新中国的地下工作者来到印度,将两岸的心结也在此埋下。直到1962年战争爆发,中国军队迅速占领拉达克和阿萨姆,兵临新德里城郊。被打掉威风的印度人将怒火撒在华人身上,加尔各答的华人街实行宵禁。无论当地华人喊着“毛泽东思想万岁”还是“孙总理三民主义”,都被送上了前往塔尔沙漠的火车。据说火车从加尔各答到拉贾斯坦,没日没夜地跑了七天八夜,最后华人全部进入集中营,那里曾经关押过起义的印度士兵、远东押送来的犹太人、缅甸丛林里的日本俘虏和逃离巴基斯坦的印度教徒,现在却成了华人的伤痛记忆。短暂的战争之后,在集中营里的华人陆陆续续离开,或者在金奈登上了回国的船只,或者从德里乘上了返台的撤侨班机,更多的人希望回到加尔各答,因为这里早已经成为他们的家乡。可是,当他们回来以后,从孟加拉涌来的难民早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家园,现在的孙逸仙路上全是穆斯林搭建的棚户,每天到点就响起喧闹祷告广播,会宁会馆门口是穆斯林人卖的炸鸡,天后宫大门紧锁,门口躺着一个铺盖盖满全身乞讨者。早年间的青天白日旗已经不见踪影,当地领馆加大与华人社群的合作,捐助了寺庙、地标和办公设备,使得那些标志意识形态的痕迹全部消失,只有南顺会馆的捐助榜上,那些“忠”“信”“国”的名字还映射着一个远去的时代。今天,这里的华人后代已经不再学习中文,他们加入印度人的学校,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获得去欧美留学的机会,然后留在那里。这里的老人们,抱着一个印度面孔的孩子在街头闲逛,他们大多没有国籍和护照,只会说印地语、广东话,见到我的时候刻意回避关注的眼神;这里的中年人,骑着摩托车聚集在寺庙门口,嘴上总说自己有许多事情要忙,却总能在各个寺庙门口呆上一天;这里已经看不到年轻人了,他们要么在这个城市的街角游荡,要么躲在黑屋里抽着大麻。在这座城市了,唐人街里更多的是任时光无可奈何地流逝,只有天后庙楼上稀稀拉拉的麻将声,会让人想起这里加城华人们曾有的光辉岁月。——————————最后的最后,干了这杯恒河水

上一篇:两小无猜 一亿年蜥蜴吃麻小 幼师这一行真的不好吗
下一篇:广西发现天坑群 女学霸夺世界冠军 黑客“无间道”

版权所有:厦门诚创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3-2014
若有意见和建议,请您E-mail:网站管理员
闽ICP备05004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