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创科技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繁体                            免费咨询热线:4006-770-660

不管黑猫白猫,能监管上网就是e猫

      产品介绍       新闻简讯       产品购买       技术服务       反馈沟通       关于我们

新闻聚焦
销售案例
经验交流
网管软件
传输监控
屏蔽软件
产品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简讯 >

甄嬛传中假如华妃知道欢宜香的存在偷偷换了欢宜香怀上了龙种偷偷生下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2020-02-25 16:16:28 来源:互联网

“小主,年,年答应的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皇子,皇上高兴的很,已经先行摆驾回宫了。”流朱端着新上的茶,只是味道很涩。又是一年炎夏,年氏即将临

“小主,年,年答应的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皇子,皇上高兴的很,已经先行摆驾回宫了。”流朱端着新上的茶,只是味道很涩。又是一年炎夏,年氏即将临盆,宫中酷热,皇上便带了妃嫔来圆明园避暑,年氏怀孕的这些日子,皇上念着皇嗣并未苛待她,一切按贵人位分比照,可是终究不曾去看她,可如今听闻年氏产子,竟然这么迫不及待,还真是死灰复燃呐。“小主,您听见没有,当日若不是这个孩子,年氏哪里能苟延残喘这么久,生得下来,就怕养不下去。”浣碧一边剥着小允子摘的莲子,一边一脸不忿的说着。浣碧这性子,向来如此,所幸是个知道分寸的,只在主仆几人之间说这些隐秘。我还是不轻不重训了她一声,毕竟在这宫里,谨慎一点总是好的,只是听了这消息,纵然知道早晚要来,可心里便是堵了一般,午膳更是没心情用。“娘娘,惠贵人来了”小允子从门外禀道。我听了这话,微微来了精神,起了身,眉姐姐正从外头走进来。“这样热的天,姐姐也来了,快坐下喝口冰镇的莲子羹,最是爽意。”我一面吩咐着佩儿她们伺候着眉姐姐,一边想着心事。“这样的时候,我哪里还有心情喝,嬛儿,如今年氏生子,怕就怕皇上又顾念旧情,叫她东山再起,咱们当年做了多少事才将她扳倒,我可真真不想再看到华妃那跋扈样子。”眉姐姐说着又握住了我的手,我知道眉姐姐定是想起了从前千鲤池一事。我清了清嗓,抿了一口雨前龙井,“如今这情形,只得看太后是什么意思,皇后那边如今肯定是与我们一般想法,太后看重皇孙,只怕……”“唉,她这个孩子来的未免也太凑巧了,在王府宫中这些年不曾有孕,怎的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又给了她个孩子,老天当真是糊涂。”眉姐姐手捏着帕子,半晌没说话。“咱们去皇后那看看吧,如今圣驾回宫,咱们肯定也得回去,所幸槿汐这次没带她出来让她照看着碎玉轩,也能在宫中为咱们打听消息。”只见到了皇后院内,诸位姐妹也都在这儿,倒是都没什么兴致说话,只是皇后在上首,脸色有些难看。见了我和眉姐姐过来,皇后只敷衍一句“你们来了。”竟连客套都不愿意了,可知这个孩子给皇后多大的压力。年氏养孕的这几个月,太后禁了她的足,命她不得出翊坤宫,可这禁足又何尝不是保护,若无这道禁足令,想必年氏定会出些“意外”,毕竟这满宫里,谁也不想看到年氏的孩子生下来。“听闻年答应诞下皇嗣,向来皇后娘娘这儿的消息最是灵通,臣妾特来问问年答应可是无恙,皇子可还康健。”我望着上首的皇后问道。“如今皇上才刚回转,本宫这也没什么消息,只是既然是天家子嗣,想来定会无恙。”皇后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莞嫔你如此关心年答应的孩子,想来年答应知道了也会欣慰。”正是侧边的齐妃说话了。依旧是如此夹枪带棒的讨厌。眼见皇后这没什么消息,我与眉姐姐便也起身告退,只一同喝了几口茶,我便起了睡意,眉姐姐见此也回去了。我这一睡便是几个时辰,我醒时还是浣碧把我推醒时,只说是宫里有旨意下来,苏培盛在前头侯着呢。我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却也没说什么,只让浣碧给我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穿了一青红色绸缎便去了前厅。只见苏培盛还在廊前立着,见我来了,忙跪下行礼道“娘娘万安。”我也不与他客气,只问他宫里是什么意思。苏培盛是个知道分寸的,只说了句“娘娘您的喜事。”见他捧出了圣旨,我连忙跪下。只听得“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莞嫔甄氏,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仰承皇太后慈谕,着册为莞妃,钦此。”听完圣旨,我整个人却是晕晕乎乎的,如今年氏生子,皇上为何晋了我的位分,难道……见我跪在地上没反应,苏培盛轻咳一声,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果然是个有福的。”我接过圣旨,却还是觉得不大真切。“不知皇上……”我话音未完,苏培盛却是答了道“皇上说,今年百姓安乐,风调雨顺,前朝平定,后宫也是功不可没,洽逢皇子出生,因此要大封六宫。”他顿了一顿,“年嫔娘娘和小皇子一切都好,皇上很是欢心。”虽是心底早有猜测,可听到年嫔这两个字还是莫名一颤,大封六宫算什么,为了掩盖当年年氏犯下的罪过吗,想到淳儿才那么小,我心里不禁难过。“奴才还要去其它主子那宣旨,便先告退了”苏培盛走远后,我回了床前坐了半个时辰,我知道,年氏,这次赢了。————————————————————“小主,惠嫔娘娘来看您了。”流朱从门外领着眉姐姐走了进来。“前头太后身子不爽我侍疾伺候了许多天,才刚回咸福宫便听采月说你病了,我便急急赶来,你呀,还真是不让我省心。”说完眉姐姐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眉姐姐这些日子清减了不少,却还惦记着我着,我不由得鼻子一酸。见了我这样子,槿汐她们几个都退了出去,我便开口说“倒让姐姐担心我了,其实我没病。”眉姐姐微微一愣,又明白过来,只得握住我的手安慰我道:“你又何必同自己过不去,不过是一个孩子,再过几日就是满月礼了,皇上如今正为这个孩子高兴,你若不去,不知她们怎么编排你呢,平白惹的皇上不快。”“那我的孩子呢,皇上可还记得我的孩子是怎么没的,我连衣服都给他做了那样多,他若是生下来,肯定喜欢我给他做的虎头帽。”我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又想起那时候,他还经常踢我,那时六宫的三千宠爱和孩子我都有,如今呢,我的孩子没了,还要眼看着夫君去抱仇人的孩子。“嬛儿,你别这样,你可知太后为何病了,我去伺候这许多天,太后也未忌讳着我,都同我说了,太后是不愿留着年氏的,可皇上非要给年氏这样大的殊荣,连太后都没法子,咱们这些人又有什么办法呢,再说没有皇上我不也照样过的舒心吗,你又何必自己给自己不痛快。”我闭着眼睛,我知道皇上是当真喜欢年氏,从前忌讳着年羹尧总是克制着自己,如今年羹尧不在了,皇上也没了顾忌,可我不甘心,凭什么后宫的荣宠总是寄予在皇上的宠爱上,皇上的凉薄其实我早见过,只是不对着自己,我总也体会不到。我又想起那年我是莞贵人的时候,汤泉宫赐浴,夜半我去剪那烛火,又想起我生辰那日,满天的风筝,如今想起来,除了流泪我竟不知说些什么了,我不想再把自身的一切寄托在这样一个凉薄的人所谓的宠爱上了,因为,我真的不敢了。正在这时槿汐推门进来了,只说安嫔来看我,又见了我这样子,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办,眉姐姐站起身了回头吩咐槿汐,让她给我洗漱,自己却出去招呼安嫔。槿汐见了忙上前来问怎么了,我摇了摇头,见此槿汐也未多问,只伺候着我梳洗。一番功夫后,我迈出了门去了前厅,我方进去,安妹妹却连忙跪下行礼“妹妹听闻姐姐抱恙来看姐姐,不想竟劳动姐姐起身见我,倒是陵容的不是。”安陵容还是这副弱女子的样子,若不是前日温太医来为我诊脉,顺道看了我屋中的物什,竟发现那舒痕胶里有麝香,这些日子我如此溃散便是发现原来这皇上靠不住,姐妹更是靠不住,可如今这证据便是拿去皇上那也不顶用,谁知道安陵容会不会反咬一口说我诬陷,如今当时为我保胎的章太医也告老了,一些诊脉记录若是有心人要想改动,这一年时间应是不难,所以我干脆按下不表,连眉姐姐也不曾露过口风,为的,就是日后的雷霆一击!“妹妹这话便是不拿我当姐姐了,咱们姐妹一同入宫,如今更应该互相扶持。”“唉,姐姐如今染了风寒,不知道后日的满月礼可能去?若是姐姐不去,未免不美,陵容正是为皇后娘娘来看姐姐,皇后娘娘也希望娘娘能振作精神”安陵容还是轻声细语,若不是清楚了她的底细,还真会被她蒙了过去,我知道,安陵容如今与皇后蛇鼠一窝,如今肯定打量着怎么搅弄我与年嫔的是非。我却不接她的话茬,只微微一笑,只看着陵容,“新人可入宫了。”安陵容见我不接着她说,倒是一愣,旋即又说“明日辰时入宫,刚好可以赶上满月礼”说的正是瓜尔佳鄂敏的女儿瓜尔佳文鸳,今年本是三年的大选,皇上却推辞了,只从几位在年羹尧一事中有功的人家中选了这一位。性情如何倒是不知,只是单看这情形,进宫后怕是与年氏不死不休。“皇后娘娘那可有什么别的消息,那个祺贵人不知道性情如何,规矩可曾令嬷嬷教过了?”却是眉姐姐发话了。“规矩都学过了,只是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还得咱们自己相处才知道,旁人如何说都是不可尽信。”随即三人又用了晚膳,说了好一会子话,眉姐姐和安嫔便都回宫了。我低头摆弄着棋盘,便叫了槿汐来,悄悄的吩咐了几声,槿汐听完有些诧异,可也没多问,道了声好便退下了。我坐在椅子上沉思,从前我最不喜欢阴谋算计,如今我竟也成了这样的人,不过,已经从一枚棋子成了执棋人。——————————————————————慈宁宫太后素日爱礼佛,这屋里也总是一股檀香味,苏培盛得了皇上的旨意来慈宁宫问太后安,不想还没进去便被竹息拦在了外头,说是太后今早头痛,不宜见人。苏培盛可是为难的很,他如何不知道太后如今正和皇上呕气呢,只是主子的意思他如何能违背,只托了竹息向太后代他问安,又说了好一会子体己话,末了,竹息压低了声音说:“你也不必揪心,主子的事咱们奴才哪里管得,只要用心做事便成。”苏培盛听了连诶几声,便带着后头的小太监回养心殿向皇上复命了。竹息进了里屋,瞧见太后正抄着佛经,身后芳若伺候着笔墨,也就恭敬的站在一旁。一刻钟后,太后净了手,竹息才低头:“奴婢瞧着苏培盛也是个明白人,想来皇上这意思还是请您今日去五阿哥的满月礼,皇上还是顾惜着您的颜面的,这几日苏培盛来的可比我和芳若伺候的都勤”说完便是一笑,她们几个老人常在太后跟前伺候,太后也从未把她们当奴才使唤,有些事,皇上说不得,她们却说得。太后听完却叹了一声,吩咐芳若扶她回床前坐下,才慢慢开口:“年羹尧不能留,隆科多也不能留,可为何偏到年嫔这皇上却下不得手了。”竹息听完知道太后是想起了前日和皇上争执隆科多的事,刚想开口劝道,太后却起了身道:“哀家不是留不得年氏,只是这孩子与年氏不能同留,否则他日出了什么别的祸端,哀家如何对先帝交代。”见着太后如此,竹息和芳若也是不知道怎么劝才好,只说得:“皇上知道的,您如今只得安心享清福才是,至于那是是非非,有皇后在呢。”正这时,门外有丫鬟来报说莞妃和惠嫔娘娘求见。太后瞥了一眼竹息,竹息会意,忙走了出去迎两位小主。“怎的竹息姑姑亲自出来迎我们了,太后的身子可好全了,我这些日子没来,太后可别怪罪才好。”“太后挂念着娘娘呢”眉姐姐多日侍疾,与几位嬷嬷也熟稔了起来。竹息说完又看着我“莞妃娘娘抱病多日,我正想去看看娘娘呢,不想娘娘今日来了,身子可是好全了?”“温太医的药极好,已是好全了,多谢姑姑记挂。”正说着便走进了屋,太后正坐着望着我与眉姐姐,我们急忙跪下行礼,见芳若姑姑也在,我便朝着姑姑点了点头,芳若原是我的教引姑姑,前日还来瞧过我,大抵是她自己的意思而非太后。眉姐姐见了太后便俯身上去,只用手轻轻捶着太后的肩膀,娇纵的说道:“太后今日精神既是这样好,不如同我与莞妹妹一同去看五阿哥,听闻五阿哥如今生的白净,早已没有出生时那样黑了,还有那小手,前日听欣姐姐说最是滑嫩,太后难道不惦记皇孙?”太后听完无奈对着竹息一笑。……“皇上,午宴要开始了,只是皇额娘还没来莞妹妹,惠妹妹大约是陪着太后去了,是否还需要等会?”偏殿里,皇后听完剪秋的话后向皇上秉道。“亲王福晋们可都来了?”“来了,正等着皇上您呢”“既如此,也不必……”话音未落,只听得殿外一声“太后吉祥”胤禛脸色一喜,皇太后肯来,便是认了年氏与这个孩子,若是太后不来,年氏日后在宫中也抬不起头来。想到这,胤禛却有些错愕,什么时候他已经把年氏放在了莞莞之前了?不,不是莞莞,她只是一个影子罢了。胤禛只得用这些话来掩盖他已经变心了的事实,从前有年羹尧在,他总以为自己是为了皇位,为了年家的支持而喜欢年氏,只是如今年羹尧不在了,他才知道自己是真心喜欢世兰,甚至,这爱不比纯元少。出了偏殿,见众亲王福晋都低头跪拜着太后,与太后站在一起的,还有莞妃,与惠嫔。“儿子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万福金安。”太后只嗯了一声,皇后忙出来安排筵席。筵席上,我倒是见到了那个祺贵人,以及皇上对年嫔的爱。从前宴会皇上都是看着我的,即使是温宜公主的周岁礼也是,如今,坐在皇上侧首的人不是我了,我心里莫名绞痛,我知道皇上从来都不是我一个人的,可就是心痛。眉姐姐见我脸色难看,只以为我是见了那个孩子,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我心里莫名一暖,还好有眉姐姐陪着我。筵席上我倒是仔细看着那孩子,模样确实生的周正,眉眼间竟有些年嫔以前的神采。说到年嫔,我这几个月也才见过她几次,她如今就像一只收敛了尾巴的孔雀,骨子里还是高傲的,只是如今这高傲不再展现出来了,唯有她看孩子时那种表情,让我明白,她真的疼这个孩子。筵席散后,皇上留宿翊坤宫,眉姐姐陪太后回慈宁宫,我有些乏了,便先回碎玉轩。众亲王福晋也都回府了,只是,果郡王,我知道他对我不一般,可是我是嫔妃,他如何敢生出这样的念想,在宴会上看我的时候竟如此不遮掩。我坐在轿子上,想着心事。回碎玉轩后,我便准备让浣碧伺候我梳洗,今天不止身体累,心更累。只这时,槿汐从外头进来说祺贵人来拜见我。我心里却觉得诧异,还是让她与我进来说话。她一进来,我便觉得眼前一亮,只见这祺贵人身着紫红碎花袄,头别珠钗,眸带星光,竟是个一等一的美人。她一见我便带着哭腔:“今日终于见到姐姐了”我却有些错愕。她又说:“我父亲与娘娘父亲同在大理寺为官,我父亲说让我进宫第一个来拜见娘娘,只是我进宫这两日匆忙,本打算早上来姐姐这,不巧姐姐去了慈宁宫,如今总算是见到姐姐了。”她这样说我才明白过来,我又与她攀谈了许久,她话里话外无不夸赞碎玉轩,末了总算说出,能否从储秀宫搬到这。我只觉得奇怪,我这儿可是满宫里最偏的地了,何况又小,我住着东配殿,只余一个西配殿是从前淳儿住过的,我同她说了,她却毫不在意,我便有些迟疑,只告诉她容我问问皇上。她刚走,我便叫了槿汐来,前日吩咐她在教引嬷嬷里安插几个自己人,好好瞧瞧这祺贵人的品性,如今总该有结果了,槿汐说待明日她亲自去问问那人,毕竟现在夜深去容易惹人疑心。第二日,天蒙蒙亮槿汐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孔嬷嬷,听说是以前伺候丽嫔的,丽嫔疯后便去教导宫女秀女规矩,过的不太如意,槿汐只说莞妃娘娘的意思,她就赶来投奔,倒是个心思活络的。见了她我也没说什么。孔嬷嬷便如竹筒倒豆子般把祺贵人身上的事说了出来,别的问题倒没有,只一样,心气太高。我坐着慢慢想着,只觉得孔嬷嬷还有什么旁的没说,脸上总是有异色闪过,我也不与她废话,只问她想不想有个体面活计,不用操劳下去。见我这样子,孔嬷嬷倒有些怕我,只说:“奴婢也不知道该不该讲,只剪秋去看祺贵人有些多,还有,还有就是,奴婢有次听到了一些,似乎,似乎是碎玉轩,旁的奴婢再也不知道了,请娘娘明鉴。”我听完,心里已经有数了,纵使是错了,也不能留个祸患在身边。——————————————————————中午的时候苏培盛过来说皇上要来陪我用晚膳,让我先预备着,既是用晚膳,想来今日也不必翻牌子了,是得好好准备,只是我早已经没有以前的那种高兴……以及盼望。我听了让浣碧去储秀宫祺贵人那传话。既然有别的心思,那就怪不得我了。我吩咐流朱伺候我梳洗,让槿汐去看看端妃和敬妃姐姐,自打从圆明园回来,我整日想着从前的日子伤怀,也没心思去看两位姐姐,如今既然是走出来了,也得抽空去瞧瞧,后面的事,说不得还得两位姐姐帮忙。我紧紧握住了一个碧玉色的发簪,那是皇上送我晋贵人时的礼物,我一向舍不得用,只放在梳妆盒里每日看一看便觉得高兴。“今日便用这个发簪吧,瞧着吉祥。”我对流朱笑道。流朱是认得这个发簪的,这些日子以来,我心中的想法从没瞒着槿汐她们几个,“小主。”流朱只压低了声音唤了我一声,“怪奴婢没能伺候好您,让您在宫中这样难过,流朱没脸见夫人”说完拿着帕子往眼睛上遮。我拿手去摸流朱的头发,“我在宫中若没有你和浣碧,只会更难过,好了,晚上皇上要来,快去洗把脸,我们流朱可不是会哭鼻子的小丫头。”流朱听了我的话,洗了脸眼睛还有些红,继续替我梳头发。一番梳洗,望着铜镜里的我,只觉得格外好看,上一次,我这么用心打扮的时候,仿佛还是我晋莞嫔的时候,梳头的嬷嬷说我是有福的,果然,没几年我就成了妃位娘娘,只是我也失去了孩子,还有皇上的独宠。太阳快下山时,皇上到了,我出去迎皇上,跪下行礼时,皇上望着我的头发良久问我:“今日怎么簪的这个发簪。”“臣妾觉得今日这个发簪正应景。”我只抬头对着他笑。皇上也笑了,抬手拉我起来,仿佛回到了我是莞贵人的时候,我一身粉红绸缎,低头颤巍巍的向他行礼,他只拉起抱着我,就一路走啊走,走了很远。用过晚膳后,皇上今日果然留宿在我这,夜有些深了,我却还没心思睡。“怎么还没睡?”“臣妾睡不着,祺妹妹入宫,皇上可见过了?”“下午去瞧过了,鄂敏的女儿倒是生的极好。对了,下午朕去的时候,她却求了朕一件事,是关于碎玉轩的,你若是愿意听,朕便说给你,若是不愿,朕回头便打发了她。”我听完心里一笑,上钩了。我让浣碧去传的话正是说皇上似乎不大愿意,还得祺贵人亲自开口求一求才是。脸上却保持了一副惊愕的样子,慢吞吞的说,:“祺妹妹的父亲与我父亲那样好,我与祺妹妹也一见如故,皇上不妨说说。”“她说她喜欢你这碎玉轩,她在储秀宫总是不安稳,一来你这却觉得很舒服,因此想搬过来。”“祺妹妹有些梦魇臣妾是听过的,不想臣妾这碎玉轩竟是个风水灵秀的地儿,只我如今住着东配殿,只余一个西配殿是淳儿住过的,让祺贵人过去未免不美。”“你既是觉得不好,那便罢了。”“臣妾可没说不好,正好臣妾在碎玉轩也住了这些年了,既然祺妹妹喜欢,不如把臣妾这东配殿让与她住,臣妾搬出去寻一个好地儿。”“朕看你是在这住厌了,祺贵人倒是给了你个由头。”皇上却是板着脸。“皇上。”我把头埋进了被子里,皇上笑了,我也笑了。……第二日,皇上赐祺贵人碎玉轩,赐我承乾宫的消息刚传出去,祺贵人便风风火火赶来,一见面便慌忙说:“怎么妹妹我刚搬进来,姐姐便要走,莫不是妹妹做了什么惹姐姐不高兴的事儿,请姐姐明言。”“妹妹向来是个机灵的,怎么会做错事,本宫只是想着那西配殿是淳贵人住过的,你再住进去未免不美,既是妹妹喜欢,本宫便做主向皇上求了个恩典,将这碎玉轩赐给你,皇上将这地赐给妹妹说明皇上是看重妹妹的,妹妹可不要辜负了皇上的一番心意。”我又与她说了一会话,看着祺贵人那郁闷的样子,我憋住笑,想来祺贵人回去肯定要去皇后那诉苦了。这样的法子祺贵人这样的人肯定是想不出来的,那背后的人便呼之欲出了。皇后如今仗着嫡妻的位分和太后的支持,这女人们像御花园的花一个接一个的开,可皇后依旧是皇后。正是请安的时候到了,我这些日子称病没去,皇后也不曾怪罪,如今既是好了,那便也得守规矩,我拉着祺贵人往景仁宫去,只是我坐着步辇,祺贵人在我旁边走着。到了景仁宫,见端妃姐姐和敬妃姐姐都来了,我也同她们见了礼,只这会子皇后还没起,众人都三三两两的说着话。“莞妃娘娘怎的搬到承乾宫了,嫔妾还想去碎玉轩看桂花呢。”正是欣贵人在同我打招呼。我只一笑说:“祺妹妹喜欢,皇上的恩典,我也只好另寻地住了。”听了这话,倒是祺贵人跪了下来,直说:“不敢冒犯莞妃娘娘。”我正想扶她起来了呢,不想剪秋扶着皇后走了进来,众人又是一番行礼。“祺贵人怎么跪下了,莫不是为了迁宫的事?莞妃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何必同祺贵人计较。”皇后娘娘发话了。我知道祺贵人一事背后定是皇后在捣鬼。“皇后娘娘怪罪,臣妾不敢当,不如由祺贵人向皇后娘娘解释吧”我把这个话头踢给祺贵人和皇后,无论皇后有没有怪责,也得祺贵人在前顶着。果然听我说完,皇后半晌只得一句“算了,后宫中事哪里能斤斤计较,咱们姐妹该齐心为皇上分忧才是。”眉姐姐今日没来,大约又是伺候太后去了,倒也没人说什么闲话。只年嫔如今失了母家的倚仗,却也变得格外安静,我想着,如今皇后是大敌,年嫔那倒是可以先缓上一缓。单看她那整日的精神,恐怕也没空和我斗。有些时候我也觉得她可怜,可这宫里谁不是这样的,好歹她如今还有皇上的恩宠在。皇后只说了几句话便叫散了。想来皇后也没精神说话,这些日子,太医们不断往景仁宫跑,皇后头疼的病是以前落下的病根,哪有那么容易好。我出了景仁宫,祺贵人却没出来,想来是与皇后说话去了。我细细想着,祺贵人去了碎玉轩,恐怕短时间不好再提迁宫的事,毕竟是她自己向皇上提的,又是我这位宠妃的居所,她若再提,皇上只会以为祺贵人在折皇上的脸面。我便吩咐槿汐先回去,让浣碧陪我去御花园转转。正巧刚到御花园,便瞧见端妃和敬妃姐姐在逗弄温宜公主,曹琴默死后,端妃照顾温宜公主倒是很尽心。这后宫的女人,没有恩宠,有个女儿也是好的,在寂寞的时候,也有个人做伴。同两位姐姐说了好一会子的体己话,她们也没问迁宫的事,我也没说。正当我想回去的时候,却突然想到年嫔,说了我见五阿哥也没几次,我知道我当年小产主要是因为那舒痕胶,年嫔不过背了个黑锅,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原谅她,单为眉姐姐就不能,眉姐姐当年在存菊堂和皇上的柔情蜜意全被假孕一事毁了,如今与皇上毫不亲近。我心里叹一声,眉姐姐这样未必不是好事,起码不用和宫里的女人争那虚无缥缈的恩宠。孩子总是无罪的,我让浣碧先回去,我自己一个人去了翊坤宫。翊坤宫如今不比以前了,以前门外的宫人婢子可是比皇后宫中都多,如今却只剩了几个人看着宫门。年嫔似乎变了。门外的宫人看见我正想禀报,我拦住了她们,慢慢的走进了里屋。“叫额娘,叫额娘。”“小主,阿哥还小,不急不急。”正是颂芝的声音。年氏没有了在景仁宫的木纳。她整个人都洋溢着母亲的光辉,我想,若我的孩子还在,他肯定会说话了。年嫔见了我,恭敬的给我行了一个大礼。低声喃道,:“是我对不起你,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她打发了屋子里所有的人。给我恭敬的磕了三个头。“是我对不起你,害了你的孩子。”她慢慢的说着,没了以前的傲慢。“有一年在王府的时候,我哥哥军中来的一位神医,他见了我屋子的欢宜香,他便闻出里面有麝香,我当时哭了一夜,可还是给了许多银子让他别告诉我哥哥,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不让我怀孕,我也想要去质问皇上,可是我没有,后来,渐渐我明白了,皇上是忌惮我哥哥,我想,我不怀孕就没事了吧。于是,我撤了欢宜香却还是用别的法子不让自己怀孕。皇上是那样的爱我,他总是给我独一无二的宠爱,我以为他是真的爱我,可是为什么他不肯放过我哥哥。”“哥哥死后,我便没用了避孕的法子,我当时只想一死,可老天又给了我一个孩子,如今我什么都能不要,我只想把这个孩子平安养大。皇上的恩宠才能让这个孩子平安,所以我不得不争皇上的怜爱。你放心,我只要他长大,别的我什么也不要。”我慢慢听着,我眼神也变得呆滞。年嫔也是可怜人,我的孩子也不是她的错,是安嫔,我如今已经不知道恨谁了,恨皇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碎玉轩的,我满脸的泪痕,流朱见了我忙替我梳洗,坐在水中,花瓣漂浮在我身上,我想,后宫中每个人都是可怜的,每个人都是拼命的在活着。原来皇上竟凉薄至此。———————————————————————转眼我搬去承乾宫也有一年了,这承乾宫果然是碎玉轩比不得的,曾是孝献皇后的居所,如今住着,倒有些不惯。祺贵人住进了碎玉轩,那地偏的很,只环境好些,皇上念着她父亲的功劳,对她也不薄,这些日子里的赏赐实在有些重了,想来这也是对她父亲的赏赐。只是皇上还是喜欢去年嫔那多些。年嫔的事我同眉姐姐说了,只是眉姐姐却没有什么反应,只同我说:“我早已不恨她了,我只恨皇上的薄情,也多亏她让我早些看清,才不会误了我一辈子。”太后的病这几月来虽有好转,却始终没好全,眉姐姐忙着伺候太后,便是我想见一面也难。安陵容如今仗着她的嗓子倒令皇上颇为喜欢,但我知道,皇上不过拿她寻乐子罢了,可有可无的东西。这日正用着午膳,见眉姐姐急急的来了,我只招呼她过来与我一道用膳。眉姐姐却摆了摆手,对我说:“嬛儿,你父亲,你父亲……”听完我脸色倒不太好,只抚了几下眉姐姐的胸口,让她慢点,她这样急,定是我父亲那出了什么变故。“我在太后那伺候,竹息姑姑偷偷与我说,甄大人下大狱了,只皇上还没处置。想来这也是太后的意思。”我听完只嗡的一声,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眉姐姐又说:“是瓜尔佳鄂敏联合数位朝廷命官弹劾你父亲,似乎,似乎是谋反的事。”“我父亲万万做不出这等事,皇上是知道的,我父亲为朝廷这些年,又诛灭了年羹尧,怎么,怎么可能会谋反,定是有人陷害我父亲。”“怕就怕是皇上有意如此,你父亲如今功劳最大,宫里又有你这位宠妃,可不就是昔日的年羹尧吗?谋反可不同其它,瓜尔佳鄂敏这些人敢弹劾,恐怕是早与皇上……”“如今太后是什么意思”我飞快的转动脑袋,如今这情形,是我父亲功高震主?还是蓄意陷害?“竹息姑姑只同我说,你是皇上心尖上的人,不会有事,旁的便再也没有了。”竹息的意思也是太后的意思,太后的意思是让我别管我父亲的事,保全自身吗?可我身为女儿,哪有看着自己父亲送死的。如今,我去劝皇上,恐怕只会适得其反,惹得皇上以为我与父亲私下暗联,得让一个说话又份量,又不会惹皇上疑心的人去。太后是一个,只是太后念着眉姐姐告诉我这些已是不易,怎肯为了我去与皇上再生嫌隙。那便只有,年嫔。我让槿汐去往翊坤宫递消息,我则去了端妃姐姐那,端妃姐姐是宫里资历最长的人了,想来会有什么别的法子。我一路急匆匆,便连路上的石子都没看到,滑了一跤,幸好有流朱扶着。流朱见了我这样,只流泪。我没别的心思,一路往端妃姐姐的启明殿去。到了那,我同端妃姐姐说了这些事,端妃姐姐听了许久没说话。“皇上疑心深重,如今既然对付甄大人,大概是起疑了,这时候谁劝都不顶用,只得让皇上消疑才好。”我又问:“该怎样做,请端妃姐姐教我。”回宫后,我亲自去了翊坤宫,同年嫔说了好一会子话,她同意帮我了。我又回承乾宫,对外称病,宣了温太医来,让他为我开些方子,是从前那样装病的方子。做完这些我也很累,便睡去了。刚醒,便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床前,我一惊,连忙坐起,只见是皇上,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想来是皇上的意思。“醒了,这么大的人怎么还不懂照顾自己。”听着皇上说话,我眼睛却红了起来。端妃姐姐说的不错,我如今能争的只有皇上的怜爱。“臣妾给皇上添乱了。请皇上责罚。”“我知道你为着你父亲的事伤心,朕本打算查清了再告诉你,你想让朕放过你父亲吗,你若是求了,朕便听你一回,若是不求,朕便秉公执法。”“臣妾不敢,谋逆乃皇家禁忌,臣妾知道若臣妾父亲无罪,皇上自会给臣妾父亲一个公道,若是有罪,那臣妾更是万万不敢开这个口的。”皇上听了沉默许久,只留了一句:“你且安心将养着。”这些日子,宫里的谣言四起,我不敢去听,只吩咐她们关了宫门。我知道,如今皇上既是对我父亲起了疑,那这次便是饶了我父亲,也会有下次,我需得想想别的法子了。我问浣碧,皇上的几位皇子中谁可堪重任。浣碧听懂了我的意思,只仔细揣摩着。“五阿哥还小,看不出什么,只四阿哥生母低贱,皇上不喜,想来,该是三阿哥。”我低头沉思着。过了几日,年嫔在皇后宫中请安时向皇上求情,说她害了我的孩子,如今该为我做些事。或许是她的话触动了皇上,没过几日,皇上便放了我父亲,并不轻不重敲打了瓜尔佳鄂敏几个。我想皇上本来是没打压我父亲这个心思的,多是瓜尔佳鄂敏几个在后头作怪。日子就这样过着。我借太后的名义收养了四阿哥,这两年,四阿哥长大了,懂得取悦皇上了,我很欢心。太后的病越发重了,走的那天,眉姐姐哭了很久,皇上的身体也不如从前了,许多事无法亲力亲为,自从上次的事以后,我便让人传消息出去让父亲谨言慎行,父亲听了我的话,推辞了许多事,如今只领个虚职,皇上安心,我也安心。去皇后宫里请过安,回来的时候,我叫了敬妃,与端妃姐姐一道来承乾宫,我想着,总是这样不行,如今皇上心意未定,若是四阿哥为皇上,皇后也是名正言顺的母后皇太后,若是三阿哥登基,那这宫里可当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如今看皇上的样子,不知能撑的几年,须得想个法子。那日,几位姐姐在承乾宫商量了一天。——————————————————————如今三阿哥与皇后唇齿相依,皇后又占着中宫的名位。想让皇上对三阿哥生疑,那便得从齐妃和朝廷上下手。三阿哥是长子,已经学着国事了,若能从中搅乱一二,皇后也得头疼。至于齐妃,三阿哥的生母,皇后现在容得下她不过是有我与年嫔在,若是让皇后觉得齐妃不能留,这里面也可以钻些空子。第二日我便让人往宫外递消息,端妃与敬妃姐姐母家那也打过招呼了。三阿哥在朝堂上,哪里有不犯错的。没过多少时日,便有言官弹劾三阿哥言行无状,御前失仪。本来这也是可大可小的事,可我早与父亲他们打过招呼,于是竟有二十位朝廷命官联名担保三阿哥,这其中自然没有我父亲他们几个,否则便是明晃晃的告诉皇上这是陷阱了,这些朝廷命官都是我与几位姐姐母家的势力。皇上生性最是多疑,有了这件事在前,恐怕皇上一时三刻也不会定下储君的位置,如此,便有了机会。皇上这些日子病着养在养心殿,我悄悄问过温太医,温太医只同我说:“养不好了。”我心里有数了,有些事是得预备着了。我让浣碧把四阿哥请来,四阿哥刚进来,便磕了一个响头,恭敬行礼。四阿哥野心不小我是知道的,如今我与他不过是互相扶持罢了。他需要我这位在皇上跟前说得上话的宠妃,我需要他皇子的身份。“你也不小了,如今你皇阿玛既是让你上朝,你也得当心,你还有个嫡亲的哥哥。”“额娘放心,儿子不敢不用心。”我让屋里的人都散了,只对着四阿哥说了一句话。“皇上圣意未决,有些事多做些准备也是好的,张廷玉张大人素有贤名,想来不会差的。”我知道他肯定听懂了我的话。至于齐妃,过些日子正是三阿哥纳福晋的日子,我依礼送了,只不过是送去了齐妃了,也得给皇后个警醒,齐妃终究是生母,来日三阿哥登基也是圣母皇太后,我倒要看看皇后能不能容得两宫太后。有些事,人力只能如此,剩下的,看天了。日子过的很快,那一日很快就来了,终究没什么意外,皇上择了四阿哥为皇帝。皇后与齐妃有心想蹦哒,可一来皇后和齐妃母家不比从前,愿意追随三阿哥的也没有几人,二来,齐妃和皇后如今也并非铁板一块,如此皇位自然落在了四阿哥身上。四阿哥有心,封了我为圣母皇太后,皇后以及纯元皇后为母后皇太后。可是景仁宫那位母后皇太后恐怕一辈子都要“病”在景仁宫了。祺贵人与安嫔感念先帝,于宫中自缢,追随先帝去了。新帝仁孝,追封了太妃之位。五阿哥大了,新帝封了亲王,在外开牙立府,也将年太妃接了出去安享晚年,我想,这也是好的。宫中太闷,我困在这宫中一辈子,如今想出去了。我向皇帝说了,想与眉姐姐去热河行宫安享晚年,皇帝听了只跪下磕头。皇帝终究是允了,我知道,他是高兴的,他忌惮我这位所谓的“皇额娘”。我常常想,宫里的女人到底为了什么,我如今是万人之上的太后,外人眼里光鲜,可我只觉得寂寞。进宫的那一刻,结局便注定了,不管以后如何,这入宫的女人,都是苦的。

上一篇:男子微信众筹救命钱遭冒领,对方退群并拉黑
下一篇:怎么看待2017芭莎慈善夜

版权所有:厦门诚创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3-2014
若有意见和建议,请您E-mail:网站管理员
闽ICP备05004597号